Blog

│美式風格│調換場域的氛圍功臣,靠經典家具傳承

從前尚展設計在和平東路獨棟庭院辦公室的時候,訪客總是欽羨著殖民地風格的大使館建築。從庭院貫穿到落地玻璃門,進入到寬敞的會客交誼廳,的確一個先天條件優良的環境,很容易發揮出美式氣派氛圍。

2017尚展另覓新居,光復南路這個地點就在國父紀念館仁愛路旁,不管對訪客或是員工來說都交通便利,但位於電梯大廈七樓,把兩戶前後貫穿,能夠比得上先前的獨棟場域嗎? 大樓裡沒有戶外庭院,剛好示範給業主看,我們擅長的「先天缺乏的場域,我們來創造」


我們將玄關長廊打造成室內庭院,增添木製公園長椅跟鐵製鳥籠模擬戶外情境;原來放在會議室角落的伊莎艾倫的立鐘,移到新長廊靜數時光流轉,而原來在二樓的「Black Smith」字樣版畫,則變成了長廊中心視覺焦點,這單字是指十七世紀歐洲的打鐵匠,鋪陳美式風格的歷史源頭,挑選有紀念意義的家具、家飾除了妝點空間,更能傳遞文化意涵。


雖然不像舊居有不同樓層,新居位於七樓的平面,我們設計了前後連貫,又能不打擾訪客會議,從另一頭進入辦公間的「環狀動線」,這個先天條件更貼近大多數台灣客戶的房子,透過家具情境的鋪陳,賓客彷彿踏過庭院、接著推開玻璃門來到了家居室內。考量會客區的使用需求,美國百年家具品牌Stickley原木長桌作為會議空間的主角,安皇后時期設計產出,桌板古樸但桌腳蘊含著皇室風範,搭配Martha Stewart、Bernhardt的椅子,曲線相互呼應著對典雅的堅持。


Stickley會議桌長度足夠撐起寬闊的交誼廳,在舊居也是進門的焦點,搭配開闊的落地窗,美式的高挑大器空間感的畫面感非常立體,這套經典會議桌椅,在新居繼續招待尚展的新訪客,也是我們創意激盪的角力場,使用了多年,這張長桌卻更有溫潤的光澤,比當初新購入的時候更添一份時光印記的質感。


搬遷之後,許多經典家具都隨著場域不同而更換位置,除了Stickley會議桌,原先在一樓會客廳的古典展示櫃移到了內側斜木屋頂的Sun Room。幾件禁得起時代考驗的經典家具,即使換到不同的格局,會以新的樣貌延續生命力。


2018年3月同樣也有一場遷徙的案例,這個百坪宅邸搬家的距離可比尚展遠得多~~從加拿大溫哥華遷徙回到台灣竹北,哪裡住得久,哪裡都是鄉愁,相似的場域讓跨海回歸的屋主能在轉換兩邊居所的時候感受不到距離與時差,將自己最熟悉最安心的氛圍移植回台灣。

由於加拿大的居所仍保留著,一年回去幾次,台灣的家具幾乎都在加拿大當地挑選,海運回來。這張寫字檯書桌看得出有些歲月的痕跡,屋主說這張書桌真的是從舊居運過來的,已經使用多年但狀況仍很好,不知道從書桌的視角,加拿大的楓紅,風城的微風撫動,哪一幕窗外景象更令人在窗邊駐足良久?


一座好沙發、線條雅優的單椅、實木桌、立鐘、畫作,在歐美的生活中,不是奢侈品,而是傳家之寶,是長輩對後輩的祝福,也傳承了代代延續的家庭情感,美式風格並不主張過度硬體裝修,我們經常告訴業主:「把裝修費跟家具採購費用做好比例分配,挪一部分去買好家具。
從尚展辦公室的遷徙,或是客戶海外歸來的經歷,都能證明,調換場域的氛圍功臣,除了創造美式空間作為好舞台,更靠著經典家具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