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紐約Loft風|回憶鄉愁,賦予房子新的空間節奏

Jack 在台灣念的是工業設計,後來出國深造,到了紐約大學攻讀互動藝術,畢業後在紐約工作了一段時間。前前後後在紐約生活了 5、6 年的 Jack 回到台北,總是忘不了紐約的點點滴滴,他希望在台北有個像在紐約的家。

Jack 的工業設計背景、紐約學院藝術訓練、創作與生活的歷練,讓他毫不猶豫的選擇把在天母的住宅搞成紐約 Loft 風,他有絕對的條件與品味,可以弄得很有特色。Loft 風很適合藝術工作者,整間屋子就是個人的創作空間,寬敞、挑高、將隔間降低到最少,解放格局,盡量的通透與開放,不作天花板,讓橫樑、管線外露;讓粗躁的磚牆,老舊的家具變的更有韻味….,這是藝術家生活、創作的地方。

這是 Jack 在紐約住所的照片,很典型的紐約 Loft 風。Loft 源自1950 年曼哈頓地區的藝術家,將廢棄工廠廠房改造成有強烈個人風格的居住與創作的空間,後來還衍生成一種特殊的生活美學,成了紐約特有的人文風景。

「放心、大膽的打破既有的格局,沒什麼不可以!」
在討論規劃 Jack 天母住宅的設計時,我們達成明確的共識。既然是走 Loft 風,那麼就放手去作,我們重新思考隔間的意義,要引進最豐沛的陽光,無視隔間牆的存在。

原本房子的廚房是傳統的封閉性廚房,主人被侷限在一個封閉的空間,在餐廳用餐也見不到什麼陽光。Jack 喜愛烹飪,書架上有許多烹飪的書,他甚至也去上了許多烹飪課程,一個封閉式的廚房,怎能在他的屋子裡存在?

我們打掉了廚房的隔間牆,讓陽光穿透兩扇大窗,大剌剌的照射在他最愛的廚具、餐桌上。一個陽光廚房是最基本的要求。在廚房的這一端,望向客廳,一路沒有任何隔間牆的阻礙,直接看到遠處明亮的窗台。拆掉隔間牆、拆掉天花板讓管線外露,就是所謂的 Loft 風嗎?應該不是這麼簡單,他需要添加更多的元素!

拆掉天花板拉長天地線,大片的磚牆當然不可或缺;木頭溫暖的色澤也是必要,除了地面全面鋪上木地板,我們選擇了梧桐木作為主要的木紋視覺,電視櫃、餐廳牆面、書櫃層架、門板等都採用樸拙大器的梧桐木。特別的是在梧桐木鑲上黑色的金屬鐵件,拉開層次,也營造現代感,讓整體空間視覺更有型。連餐廳的餐桌、書房的書桌,也都選擇木質桌面、金屬桌腳組合的大型長桌,作整體的搭配。說是紐約 Loft 風,似乎也不該遺漏了美式風格的線條,我們作了典型的美式線條踢腳版,凸顯美式風格。

整體空間定調後,接下來便是 Loft 的風格核心,如何選購、擺設家具、生活用品、家飾、收藏來凸顯 Loft 自由不受限,個人喜好極大化的風格!

為了實現一個紐約 Loft 風格的住所,Jack投入了大量的心力,在裝潢施作的過程中,Jack 總是如影隨形的參與其中,像是藝術家在進行他的創作。我們更動較多的是整體空間的配置,積極的賦予這房子該有的,新的空間節奏。

所謂空間的節奏,指的是當 Jack 與她的太太,在這房子生活、走動,工作坐臥,都能得到自然的律動,讓主人有左右逢源,如魚得水的愉悅,感受到這房子跟他,其實是一體而密不可分。

就算是不認識 Jack 的人,進到這屋子,大概也不難想像主人會是如何的樣貌。大概很少有人會在房子裡,擺了 10 幾把各式各樣,不同造型,看來歷經歲月淬鍊的老單椅。

這些單椅可是學設計,作設計的 Jack 四處搜尋探訪,好不容易蒐集,來自世界各地的老單椅,這樣的情感,絕對不是到一家家具專賣店,一次就訂個 6 張相同的餐椅,買一組沙發茶几那麼速成。

對這屋子的情感是慢慢堆疊起來的,我們常常喜歡提到的那種個人專屬的生活感、歷史感,可以輕易的在 Jack 的房子裡四處尋得。像是把單車大剌剌的擺在客廳,還把他懸吊在牆壁上。

放在客廳的這輛看似老舊的鋼管單車,是 Jack 在紐約求學、生活時的坐騎。Jack 離開紐約,這單車也坐上貨輪,飄洋過海來到台北,現在擺在 Jack 紐約 Loft 風的家中陪伴著主人。這單車該會少了一些鄉愁!而 Jack 也回到台北的家鄉,回味著在異鄉生活的那段黃金歲月!